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贯彻“专业人做专业事” 足改新信号就看足代会

文章出处: 人气:发表时间:2019-09-06
中国足协第11届会员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明日香河召开

足改新信号 就看足代会

■ 本专题撰文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喆 河北香河8月20日电

8月23日,中国足协将在河北香河的国家足球训练基地举行换届大会,也就是行内俗称的“足代会”。本次足代会将选举产生新一届中国足协领导机构成员,审议《中国足球协会工作报告》,修订《中国足球协会章程》。这次“足代会”到底将释放哪些足球深化改革的新信号?

足代会推迟一年多举行

换届产生领导机构重中之重

上一届足代会于2014年1月举行,按照章程本应去年就举行新一届足代会进行领导机构的换届选举。但因为种种客观原因,推迟到今年8月23日举行,距离上届换届已经过去了整整5年零7个月。

上届足代会选举产生了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蔡振华为主席、张剑为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于洪臣等6名副主席和由足协领导班子及各界代表20人组成的执委会。经过5年多时间的发展,中国足协的领导班子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蔡振华已经调离体育系统工作,张剑、于洪臣、林晓华、魏吉祥、张吉龙等多名副主席以及执委会代表已经调离足协或退休。在这种情况下,本次香河足代会的换届工作成为重中之重,新老领导班子将全面进行更替。

参加本次足代会的代表超过200人,主要代表来自47个地方协会的主席和秘书长(部分因公未能出席),每个地方足协只能选派一个代表具有表决权。特邀代表为体育总局相关部门、部级联席会议成员单位代表;列席代表为中国足协法律机构负责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足协以及各中超中甲俱乐部的代表;特邀代表和列席代表只有参加足代会和分组讨论的权利,没有表决权。

根据目前曝光的足协换届候选人名单,主席唯一候选人为陈戌源,副主席候选人为杜兆才、高洪波、孙雯。也就是说,上一届中国足协的领导班子成员全部更换。至于原来20人的执委会,这次更换幅度超过三分之二,且扩充到30多人,成员包括地方体育局官员、地方行政官员、俱乐部负责人或投资人、体育产业专家、媒体代表等。比如,现任广东省体育局局长王禹平就进入执委会之列。恒大集团董事长许家印本来被邀请加入执委会,但许家印对此婉拒。北京国安俱乐部董事长周金辉、河南建业俱乐部董事长胡葆森则有望进入执委会。

贯彻“专业人做专业事”

足协职能与“职业联盟”分工

在上一届足代会召开之后,中国足球经历了一系列重大改革,中国足协也与总局脱钩。其次,包括篮协、排协、乒协等多个核心协会组织都进行了重大人事改革,纷纷推选行内具巨大影响力的人士担任主席,推崇“专业人做专业事”。

这次中国足协的换届也将沿袭这种思路,优化领导机构,不设行政级别,领导机构的组成体现广泛代表性和专业性,足协领导成员不挂“虚职”,而是亲自抓实际业务工作。陈戌源一旦当选,将成为中国足协历史上的第6位主席,而且是唯一一位没有从事体育行政管理工作经验的人士。未来,陈戌源将以主席的身份全面主持中国足协的工作。

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目前作为国际足联理事、亚足联裁委会主席,在换届获得副主席的身份后,将主要开展足球外交工作。高洪波和孙雯将以副主席的身份成为新足协高层领导中的男女足专业人士代表,高洪波还担任中甲北体大的主教练,或许会在本赛季结束后离开俱乐部。此外,新的足协秘书长将由前IMG公司高管刘奕担任。

此前几年,中国足协的内部职能部门设置超过30个,推行“扁平化”管理。而在本次换届之后,中国足协的机构将进行大幅度的整合优化,各部门的负责人也将变更。换届之后,中国足协的核心职能将转向国字号管理和青训工作,重点将围绕国家队冲击2022年世界杯、国奥队冲击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2023年主办亚洲杯这三大任务。

职业联赛方面,此前中国足协旗下职业联赛理事会、中超公司的职能将逐渐转向新成立的“职业联盟”。“职业联盟”将以公司形式存在,中超的运作管理,尤其是商务开发方面将以“职业联盟”为主导。

本届足代会召开之后,国家队和国奥队将相继在香河基地进行集训,本次足代会释放的改革信号将对国字号今后的发展前景具有直接影响意义。

足代会的“前世今生”

64年10届共产生5个足协主席

自1955年中国足协成立以来,过去64年历史上中国足协共召开了10届足代会,先后产生了黄中、李凤楼、年维泗、袁伟民、蔡振华5任足协主席。历届足代会的召开,都对中国足球的改革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1955年,中国足协成立后召开了第一届足代会,中国的足球事业开始走向大发展,中国队也在1957年首次参加了世界杯预选赛。1958年,中国足协退出国际足联。1964年召开了第二届足代会,前两届的足协主席都是黄中。

1979年,中国足协召开了第三届足代会,李凤楼担任第二任足协主席。当时恰好处于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中国足球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国际足联也重新吸纳了中国足协,中国队于1981年再次参加世界杯预选赛。

1986年、1988年和1991年,中国足协召开了3届足代会,袁伟民和年维泗先后担任足协主席,当时的主要任务就是让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1992年6月23日~27日,中国足协在北京西郊红山口召开第七届足代会,会议决定把足球作为体育改革的突破口,确立了中国足球要走职业化道路的改革方向,这就是中国足球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红山口会议”。袁伟民成为挂名长达22年的“中国足协主席”。

1996年和2003年的两届足代会反响不大,尤其是2003年之后,中国足球进入了漫长的“黑暗期”,直至2009年爆发“反赌扫黑”风暴。

2014年1月21日~22日,第十届足代会在香河举行,蔡振华成为第五任足协主席。这届足代会之后,中国足球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央全面深改小组通过《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中国足协发布《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年~2050年)》、国家体育总局宣布中国足协脱钩运行并撤掉足管中心及编制、体奥动力宣布以5年80亿元天价买下中超全版权、里皮入主国足、中超进入“金元时代”、校园足球成国家战略……然而,中国足球始终无法再进世界杯决赛圈,各级国字号球队屡战屡败。

本届足代会是连续第3届在河北香河召开,历史上第6位足协主席即将诞生,全新的领导班子和推出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将把中国足球带向何处?

返回顶部